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损失怎么判定?

2020年10月06日 17:57

一、房屋租赁损失怎么判定

  房屋在租赁期间出现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也就是实际价值的减损。有约定按约定,没有约定参考如下法条主张对方承担违约责任,但最高赔偿额不超过给您造成损失的30%。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经营者对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承租人未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租赁物,致使租赁物受到损失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损失。

  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对租赁物进行改善或者增设他物。

  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对租赁物进行改善或者增设他物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承租人恢复原状或者赔偿损失。

  二、确定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管辖法院

  合同纠纷案件的管辖,既涉及法定管辖,也涉及协议管辖的问题,为此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即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在书面合同中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凡在租赁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房屋修缮、租金、腾退等纠纷,一般应由房屋所在地法院管辖,个别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更符合“两便”原则的,也可由被告户籍地或居所地法院管辖。上述规定仍是确定房屋租赁纠纷的管辖权的有效意见。

  (1)房屋租赁纠纷一般应由房屋所在地法院管辖;

  (2)个别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更符合“两便”原则的,也可由被告户籍地或居所地法院管辖。

  所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般都是由房屋所在地法院管辖,个别情况下由被告户籍所在地管辖。故大家在遇见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时可直接向房屋所在地法院提出诉讼。

相关推荐

让利减少,佣金提高,商家又该如何生存?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9月11日 10:58

持续贯彻下沉战略,同程艺龙宣布品牌全面升级

港股上市的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同程艺龙于4月22日全面启动品牌升级,将同程旅游APP及同程艺龙小程序更名为同程旅行,并启用全新LOGO和“再出发,就同程”的品牌口号,这也是同程艺龙完成两家公司合并上市以来首次在品牌端做出变化。未来,“同程旅行”将作为同程艺龙对外的服务品牌,与其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的公司定位更加契合,同时,全新的“紫色飞艇,造梦大鱼”LOGO视觉形象增添了智慧、年轻、科技的元素,与其公司形象以及目标客户群体更加贴近。“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品牌升级能够更加清晰地聚焦目标客户,以用户口碑为导向提升产品和服务体验。未来同程艺龙将更加聚焦年轻、时尚、个性的消费群体,提供便捷、聪明、安全的出行服务,”同程艺龙CMO王强介绍。同程旅行年轻化占领未来市场随着90后甚至00后逐渐走向社会,更多的品牌关注年轻人的消费习惯,而年轻人的品味喜好同时也在不断带动企业的产品和品牌升级换代。具体到旅游行业来说,年轻群体已经逐渐成为主力军。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的报告显示,越年轻的群体越会把旅行视为常态化需求,具体来说,70、80、90后是国内旅行的中坚力量,这三个年龄层在总体游客中的占比合计接近54%,而00后在出行人群中的占比也已经接近20%。抓住年轻人群,对于旅游企业来说已经是个不争的需求。不过,对于同程艺龙这家年轻的企业来说,吸引年轻群体仿佛从来也不是个问题。根据资料显示,同程艺龙超过一半的用户群体年龄在18至35岁之间,其中90后的占比最高,超过35%;紧随其后的是80后,甚至新崛起的消费力量00后也占据一定的比例。显然,同程旅行此次在消费端的品牌升级正是迎合了其庞大年轻用户群体的审美习惯,将同程在过去十几年中一直延续的两条小丑鱼的具像化LOGO改换成由“飞鸟+鱼+飞艇”的符号化形象,更加富有想象力,整体线条简洁流畅,配色大胆,也符合年轻群体突破界限、天马行空的创意喜好。而年轻群体勇于探索,寻找未知的特性也在同程旅行的全新品牌口号“再出发,就同程”中有所体现。“我们期望同程旅行能够为用户传递’尝试从未尝试过的路,遇见不可思议的你’这样一种出行理念,”王强表示。除了在品牌形象方面试图吸引住年轻用户,同程旅行还将同步上线“再出发旅行节”专题促销活动,通过发放立减金、推出特惠产品等形式来满足不同群体的出行需求。同时,特别针对年轻群体偏好的“种草”旅行方式,推出颜值控旅行者、充满童心的旅行家等活动,让热爱旅行的用户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旅行目的地。深耕低线城市扩大流量优势2018年7月在美股上市的拼多多,突然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庞大的下沉市场。同时,随着一二线核心城市市场的逐步饱和,众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关注到小镇青年急速增长的消费力。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间,中国农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速已经连续五年高于城镇居民,同期农村居民的消费支出增速也高于城镇居民。这就意味着,在中国广阔的农村和三至五线市场,有着巨大的消费需求在等待释放,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这都是不应该被忽略的蓝海,在线旅游行业尤甚。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报告显示,有闲有钱的小镇青年消费潜力不断被挖掘,在网购、美食、旅游等方面的兴趣偏好显著高于全体网民。而低线城市旅游市场极低的线上化率,同时也代表着强大的市场潜力。对于坐拥1.52亿年付费用户的同程艺龙来说,很早就看到了下沉市场的机遇,也借助与腾讯的伙伴关系以及自身有效的营销策略,以非常经济的成本触达到广阔的低线城市市场。根据同程艺龙2019年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同程艺龙约有85.6%的注册用户居住于非一线城市。长期服务于低线城市市场,也让同程艺龙对于下沉市场用户有着更多的洞察,对于有着明显“熟人社会”特征的下沉市场来说,用户口碑、熟人推荐对于品牌的美誉度尤为重要,同时,下沉市场用户对于高性价比以及服务体验的需求,也促使同程旅行不断在用户体验方面做出提升,同程艺龙希望通过此次品牌升级将更加清晰地聚焦目标客户,以用户口碑为导向提升产品和服务体验,王强表示。王强强调,未来同程旅行将提供多渠道便捷预定入口和智慧出行解决方案,让用户在出行途中及酒店入住过程中享受到更丰富的服务和乐趣,也将聪明、智慧、体贴、陪伴的情感传达到消费者端。

2020年04月23日 16:48

美国疾控中心实验室污染造成全美新冠检测延迟

当地时间4月18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实验室污染问题导致该机构未能迅速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工具,从而导致全美新冠病毒检测工作的延迟。报道称,由于美国疾控中心生产试剂盒的实验室违反了合理的生产规范,导致用于高灵敏度检测过程的三个测试组件之一受到污染。《华盛顿邮报》称,1月下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向全国26个公共卫生实验室发送了首批检测盒,部分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发现检测盒的缺陷。据知情人士表示,在分析从病人身上采集的样本之前,使用试剂盒的26个实验室中有24个出现了假阳性反应,从而引发了对这批试剂盒的关注。而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份声明表示,经过对试剂盒的检查证明了它的设计是正确的,试剂盒所产生的问题是由不合格的生产操作造成的。《华盛顿邮报》根据对联邦政府文件的审查,以及对30多名现任和前任联邦政府科学家及其他知情人士的采访后了解到,在出现问题后,美国疾控中心官员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移除不必要的实验步骤,加剧了在生产和分发试剂盒上的延误,从而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的检测延误。目前,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正在对测试套件的生产和分发进行调查。

2020年04月19日 11:14